慕卿

晓薛 狐说 一

道长星×狐妖洋 ,文笔渣,可能ooc,私设多,不喜勿喷,欢迎捉虫。

正文

那一年,青丘帝君薛子墨被其养子薛义设计,死于非命。帝后受不了打击,自尽了。其子薛洋失踪后,薛义登上帝位,掌管青丘。

而薛子墨残部忍气吞声,假意臣服。实则暗中寻找薛洋的下落,而薛义也私下派出大量人手寻找薛洋。

-

薛洋捂着自己左肩上还在向外溢血的伤,坐在树上,半瞌着眼,似要昏迷的样子。在寂静的黑夜中,薛洋听不到一丝蝉鸣或是鸟叫,他只听得到自己微弱的喘息声。

突然,边上的树丛里传来悉悉箤箤的声音,然后树丛后走出一个人,此人手中拿着一把沾了血的剑,他就站在树底下,薛洋见他来了咪了咪眼睛,拿出袖中的匕首,向那人扔去,那人似是察觉到了,回头一看,匕首穿过了他的咽喉,死了。薛洋见他死了,便跳下树,又走了几里路,但因三天三夜不休不眠,再加上肩上的伤,终是体力不支,晕了过去。

他醒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,肩上的伤已经被处理好了。薛洋坐起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,自己似乎被人救下了,不然现在应该在薛义的寝宫里了。他正打算下床,一个少女推开门走了进来,少女面容清秀,头上还有两个兔耳,看起来甚是可爱。但薛洋没心情欣赏,少女见他醒了,朝门外喊:“道长,这人醒了。”

说罢,一个白衣道长走进来。这道长长得真好看,这是薛洋的第一反应。如果薛洋的挚友金光瑶知道了铁定会骂他没出息。

白衣道长走上前来,坐在床边,一边替他把脉,一边询问他:“小友,你现在还有不舒服吗?”薛洋看着他那璨若星辰的眼睛,摇了摇头,感觉耳根发烫。

这时一直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的少女,走过来,扯这道长的袖子,撒娇道:“道长,阿箐饿了,你去给阿箐做饭好不好?”道长笑着说:“好。正好这位小友也醒了,应该也饿了,我去做饭吧。”说道长起身出去了,在他出去的前一刻,薛洋想起了,对他喊道:“谢谢你救我,我会抱答你的。”道长笑着答应了。

道长长走后,薛洋回忆了一下刚刚的反应,不对,平时他一个那么狂拽酷炫的美男子,怎么这么像个纯情的小丫头。

正当薛洋反省自己时,一边的阿箐威胁道:“道长是我的,你可不能跟我抢,不然我把你丢出去。”薛洋觉得好笑,便嘲讽她:“你一个化形都化不好的半妖,道长会看上你。”阿箐听了很是恼火,但不知道说什么,便装作委屈巴巴地说:“可是我只有道长了。”薛洋心里一震,安慰道:“那你也很幸运,你看我,我只剩我自己了。”阿箐听他着样说一时不好意思,便道:“没事,我把道长分你一点。”薛洋本想说才一点,你也太小气了。但话到嘴边,化成了一个“嗯。”

两人结束了着个话题,便开始各自介绍自己。

薛洋知道了道长叫晓星尘,是一个很厉害修士。阿箐是几年前晓星尘捡到的一只兔妖,因为还小,又无家可归,便留在晓星尘身边。而阿箐只知道薛洋是一只狐妖,是因为长得太好看了,被人觊觎,但求而不得,便派人捉他,其他的他不肯说,但阿箐不大相信。但薛洋并不算是骗了他,只不过跟事实有一些偏差。

两人聊完,晓星尘也差不多做好了饭,便招呼二人来吃饭。

吃饭时,晓星尘问薛洋叫什么,他大方的告诉了他,毕竟青丘避世多年,是在薛义弑父篡位之后才广为人知,所以没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
晓星尘听到他说他叫薛洋后,问他可不可以唤他阿洋。薛洋有些抗拒,但还是答应了,毕竟除了他只有薛义--那个觊觎他的哥哥这样叫他了。

此后薛洋便在这住下。因为这适合养伤,也有道长护着他,敛了妖气,也不易被发现,还有道长相伴,何乐而不为呢?

七夕贺文 晓薛

可能ooc,文笔渣。是小甜饼。(好短啊)教授星×影帝洋

     今天是七夕,薛洋的老板金光瑶给他放了半天假,让他去找他的小星星。 省得他又缠着自己说小星星总是想他,搞得他不停的打喷嚏。

      薛洋得到了批准,就麻溜的离开了。留下来干嘛?他才不要小矮子和聂大傻的狗粮,他要吃小星星的糖,或者秀色可餐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  薛洋放了假,还没吃饭就跑去学校找晓星尘。但是他必须带好口罩、帽子、墨镜,以免别人认出。之前被认出了就在论坛上掀起一番不小的风波,这次要是再这样,怕是金光瑶又要骂他了。

      薛洋悄悄地遛到晓星尘的办公室门口,这时,一个女生刚好从晓星尘的办公室里出。这人抬头一看,冲他笑了一下。悄悄地对他说:“洋洋,晓教授不在这里。他应该在食堂。你现先在这等一下他吧。”

      薛洋正欲开口问她是怎么识破自己的完美伪装?却又见她拍了拍薛洋的肩膀,一脸姨母笑的看着薛洋说:“没事,我都懂,我都懂。”

说罢便离开了。薛洋:你懂什么?薛洋愣了一会,便抬腿进了办公室。他前脚刚进去,晓星尘就回来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看到薛洋来了,对他笑了一下,眼里的温柔似要溢出来。薛洋与他的目光相撞,耳根不自然地红了。晓星尘见心上人这可人的模样,本来因为几个学生打架的事,不好的心情瞬间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   “阿洋,等很久了吗?”晓星尘问。“没,刚到。”薛洋说这找了个

椅子坐了下来,摘下了口罩和墨镜。晓星尘也在他旁边坐下,问:“ 阿洋,七夕想去哪?”“嗯……先去买糖,再去海边吧。”薛洋说着,然而此刻薛洋的肚子发出了“咕咕”的抗议声。晓星尘“噗呲”笑出声来,说:“阿洋,我们先去吃饭吧。”薛洋尴尬的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替他戴上口罩和墨镜,牵起他的说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吃过饭后,两人逛了一会儿,就去买糖了,他们到糖果店时,薛洋看着一面墙发呆,晓星尘走过去,看到那面墙上贴满了便利贴,上面是恋人们对未来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 服务生见他们看着这面墙,便走过去问:“先生,您需要我们为您提供一张便利贴和一支笔吗?”

       晓星尘点了点头,顺便向服务生道了谢。很快,他就拿来了一张便利贴和一支笔。在便利贴上写:愿岁月静好,你我永是这般模样。晓星尘的字端正娟秀, 而薛洋在后面添他的名字,薛洋的字狂放潦草,但这两种字合在一起并不突兀,就像即使他们是两个性格迥异的人,在一起也是如此的般配。

        离开糖果店后,二人一路上这东看看,西逛逛,傍晚时分次,两人才到海边。

        太阳贴在海面上,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海面,平静的海面看起来有几分温和。

        薛洋走在晓星尘前面,夕阳的光辉勾勒出他的轮廓,像是给他踱了一层金边。晓星尘看着薛洋出神,薛洋像是一颗星星,一颗只属于他的星星。

      薛洋见他在发呆,晃了晃他的手臂,牵起他的手,认真地说:“晓星尘,你就是天上闪闪发光的星辰,而我是这平静的海洋,你倒映在我的海面。你便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嗯,我是阿洋的。”晓星尘微笑地看着他,薛洋的模样被他烙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都是彼此的星星,同样在黑夜照亮了对方,他们都是对方不可或缺的存在,愿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 

晓薛同人 悔(一发完)

文笔渣,ooc警告,不喜勿喷,欢迎捉虫。

1.

晓星尘死后的第三年,薛洋在一个荒废的藏书阁找到了一本书,这是这废弃的藏书阁中仅剩的几本书,书上有一层厚厚的灰,薛洋病没有嫌弃,他把灰拍掉后,发现这是一本禁书,上面记载着许多邪术。不出意外,薛洋在上面找到了招魂之术。只不过,这邪门的术法必然是有代价的。招魂者需用自己一身的灵力与一魂招回亡者四处散落的魂魄,再注入亡者体内。但亡者复活后,魂魄不稳,需招魂者的另一魂来稳定,直到亡者的魂魂魄稳定为止,但之后招魂者的另一魂将灰飞烟灭,而招魂者会应因失魂慢慢地五感尽失,生命也会慢慢流失,死后轻则成为一缕残魂,永世不可入轮回,重则魂飞魄散,彻底地消失在这世间。

2.

薛洋没犹豫便用了这禁术。

3.

晓星尘醒了,他从义庄的棺材里爬出来,他发现自己的眼框不再是空荡荡的,他解下白绫,露出一双璀璨如星辰般的眼睛,他环顾四周,这是义城中的义庄,这义庄和他想象中的要冷清得多。晓星尘正愣愣地望着天花板,这时,薛洋正推开门进来。

4.

晓星尘见到薛洋,冷哼一声,“薛洋,你闹够来没有?”薛洋本来看到晓星尘终于活了过来,心中大喜,但晓星尘的话无疑把他打入了地狱。可尽管如此,薛洋还是想留住晓星尘。薛洋勾出一个邪魅的笑,用他那甜腻腻的嗓音说:“当然没有,我还想喝吃道长给的糖呢~”晓星尘听了这话,心中泛起一阵酸涩,但他略过了这反常的感觉,说:“不要叫我道长,让我恶心。”薛洋听了这话,顿时暴怒,“晓星尘,你的命可是我救回救来的。” “那你杀了我吧。”晓星尘说。薛样听了,态度立马软下来,他说:“晓星尘,你的命是我救的,你再陪我三个月,行吗?三个月后,我就离开你,此生我们不再相见。”薛洋差不多是用一种乞求的语气对他说。而晓星尘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

5.

晓星尘刚醒那几天,身体还很虚弱,薛洋这几天就一直在义庄照顾他。几天后,晓星尘恢复得差不多了,在吃饭时,他便对薛洋说他要出去夜猎。薛洋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,不过薛洋很快就答应了,但是薛洋说:“要夜猎可以,不过晓星尘你每天都要给我一颗糖。”晓星尘其实一开始并不抱有希望,他没想到薛洋居然答应了。说完,薛洋又扒拉了几口饭,就说吃饱了,拿起降灾就出门了。

之后的一个月,没事时他就和晓星尘一起在义城闲逛,夜猎时,薛洋便在义庄等晓星尘回来。而这一个月中,晓星尘对薛洋冷冰冰的,薛洋也不恼,他总是呆呆地望着晓星尘,他想把晓星尘刻进自己的灵魂里,永世不忘,可,他只有这一世了。

6.

因为义庄只有一个棺材可以睡,所以薛洋便和晓星尘睡在一起。今天,薛洋醒来时,下意识嗅了嗅 ,他没闻到晓星尘身上令人舒服的栀子花香。他顿时心慌,他喊了一声“道长。”随后边上传来晓星尘冷冰冰的声音“我说过了,不要叫我道长。”说完,晓星尘起身穿好外袍,便离开了。 薛洋也起来,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轻叹一口气,轻声说:“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。”他的嗅觉已经消失了,他活不了多久了。

7.

又过了几天,晓星尘把薛洋要的糖给他时,薛样突然对 晓星尘说:“晓星尘以后不用给我买糖了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腻了。”晓星尘听了,心想:薛洋,对我,你会腻吗?晓星尘这样想着,也问了出来。两人皆是一愣,随即,晓星尘咳嗽了一声,走了出去,他走到溪边,有几条鱼在水中嬉戏,他蹲下,鱼儿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雪白的道袍。

晓星尘在想自己对薛洋是一种什么样的定位,是十恶不赦的魔头,还是义城的无名少年。

8.

又过了几日,金光瑶来找薛洋了,他已经知道晓星尘复活的消息了。他来时,晓星尘不在,薛洋则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,闭目养神。

金光瑶喊了薛洋几声成美,以往薛洋都会生气,叫金光瑶别叫他成美,可今日,薛洋像是没听到一样,没有理他。金光瑶感觉到薛洋的不对劲,上前拍了拍薛洋。薛洋醒来就看见金光瑶那张便宜的脸,金光瑶见他醒了,松了口气。他问薛洋他是怎么了。薛洋不答,金光瑶开玩笑似的凑近他的耳朵又问了一遍,薛洋仍不答。金光洋面对着薛洋问:“成美,你的耳朵怎么了?”薛洋把事情一五一十地托出,但他没告诉金光瑶自己已失三感,所以金光瑶以为薛洋只是失了听觉。金光瑶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:“成美,你着这是何苦呢?”薛洋笑了笑说:“或许,我真的喜欢上晓星尘吧。”金光瑶又问他要不要帮他,薛洋回绝了。

9.

金光瑶走后没过多久,晓星尘就回来了。晓星尘的脸色很不好。他听到了金光瑶和薛洋的对话,他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知该怎么面对薛洋。他回来后一直魂不守舍。晓星尘他对薛洋说他要出去住一晚,明日定会回来。薛洋已经无所谓,他的时日不多了,他本就的打算这几天离开这里。

10.

次日早上,晓星尘回来了 带着许多糖和糕点,他想明白了,自己也是喜欢薛洋的,他要好好待薛洋。

晓星尘打开义庄的门,薛洋不在里面。他走进义庄,看见桌子上放了一封信。

晓星尘不敢拆开,他骗自己薛洋只是出门了,过几天就回来了。但他还是骗不了自己,他最终还是拆开了,上面只有一句话。

    道长,我走了,好好活着。

晓星尘哭了,边哭边喃喃道:“阿洋,我悔了,你回来吧。”

晓星尘颓废了几天,就离开了义城,他要找回薛洋。晓星尘自薛洋死后,就像变了个人,他看清了尘世,他也不想待在这没有他的少年的尘世。

11.

十恶不赦走了,也带走了明月清风。

晓薛同人 三

文笔渣,有私设,人物归秀秀,我流ooc,不喜勿喷。

正文
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在与孩子说笑间,瞥见两位道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,他与白衣女子耳语几句,便若无其事地走了。可转眼间,晓星尘就移动到三人面前,他指着女子手中的孩子问金光瑶,:“金宗主,这孩子是薛洋吧?”虽然他这样问,但他敢肯定,这个小孩一定就是薛洋,但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,是因为虎牙和糖吗?还有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管薛洋?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忘了他,不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早已不是宗主,晓道长不用这么称呼我。还有这孩子是不是成美与你无关。”金光瑶几乎是忍着打晓星尘的冲动说出些话,他就不明白了,成美都留了信说不要打扰他,忘了他。怎么这人还凑过来?金光瑶不知道晓星尘根本就没有收到什么信,在他看之前,魏无羡就已经把信丢了,至于魏无羡为什么这样做,就无从得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哑口无言,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去管薛洋的事了。他看向白衣女子手中的孩子,这小子正愣愣地看着他,只是,稚子双眼不似同龄的孩子一样明亮,他的眼睛很混浊。

         抱着孩子的白衣女子,轻轻地拍了拍孩子,用温柔的嗓音问他:“阿洋,姐姐带你去买酒酿圆子吧。”薛洋点了点头,本就搂着女子脖子的手,这时搂得更紧了,并催促道:“冥朔姐姐,我们快走吧。”说完,冥朔一手抱着薛洋,一手拽着金光瑶离开了,晓星尘看着三人的背影,心中一阵酸涩。宋岚走过来,问晓星尘:“星尘,你还好吗?”“没事,子琛。我们走吧。”晓星尘摆了摆手,自顾自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金光瑶一行人离开了两位道长的视线范围,薛洋便对金光瑶和冥朔说:“小矮子,冥朔,你们看到了吗?道长真的复活了,他的眼睛真好看,里面像是有万千星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听到他说这些话,叹了口气,而冥朔只是默默地看着晓星尘离开的方向出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几天后宋岚与晓星尘道别,说要去重建一个白雪观,晓星尘并未与他同去,晓星尘说,他想一个人四处走走,路上帮一些穷苦人除邪祟。

         宋岚走后的好几天,他说一直在这小镇游荡,今天,他看见了薛洋,薛洋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手中着降灾站在一片废墟上。降灾的剑身穿过一个男人的胸膛,血溅了薛洋一身。薛洋看见了晓星尘,眼里都是惊恐。薛洋抽出降灾向晓星尘的方向走了几步,晓星尘见状,抽出霜华,一剑穿过了薛洋的腹部,对他说:“薛洋,你还不知悔改!”薛洋听了这话,抽出霜华,轻笑了一下,笑中尽是嘲讽,但并非嘲讽晓星尘,而是嘲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了,他抽出霜华时很痛,毕竟同一个地方被剑刺穿两次,能不疼吗?可薛洋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,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看着他的背影想追上去,突然薛洋身形不稳,眼看着就要倒下,但倾刻间一人接住了薛洋,是冥朔,冥朔走前回过头,亚狠狠地瞪了晓星尘一眼,随后便离开了。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上就要考试了,要复习,随缘更文。大家猜一猜冥朔是什么人呢?猜对没奖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
晓薛同人 二

*文笔渣,可能ooc,有私设,不喜勿喷。

正文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走后,宋岚带着锁灵囊四处行侠仗义。一个月后他走在街上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一阵眩晕感袭来,宋岚很快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 等宋岚醒来,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义城那间放着晓星尘尸体的义庄里,而此时晓星尘刚醒了过来。晓星尘坐起来发生自己的眼眶又凸了起来,他摘下白绫,他便看见站在一边的宋岚正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/星尘。”两人回过神来,下意识地唤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你能说话了,你还变回人了。”晓星尘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宋岚在醒时就注意到人,他恢复了人身,舌头也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,是谁复活的我?”晓星尘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师叔,你醒了。身体可有不适?”不等宋岚回答,就有一个黑衣青年走进来询问晓星尘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,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藏色散人的儿子,魏无羡。现在被一个叫莫玄羽的献舍了。”魏无羡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魏师侄复活了我吧。”晓星尘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哦,是一人给我一封信,上面说你就要复活了,让我来照看你。”魏无羡否认。这时一白衣男子走进来,唤了句“魏婴。”“二哥哥~我们马上就回去。再待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师侄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师叔,这是我的心悦之人,逢乱必出含光君。”魏无羡拉过蓝忘饥向晓星尘介绍。“对了,晓师叔,既然有宋道长在这,我就先走了。”说罢,魏无羨便拉着蓝忘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二哥哥~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在义庄中听到了魏无羨与蓝忘饥的调笑声,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星尘,你的身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无碍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说罢,晓星尘便从棺材中出来,头也不回去地走出义庄。宋岚跟着他走在后面,看着晓星尘的背影。轻叹了口气。自己在义城陪了薛洋八年,他见过薛洋为晓星尘疯狂的模样,他看得出薛洋对晓星尘并非恨,而是爱恋,如今挚友这番失魂落魄的样子,怕也是动了心。这两人终是孽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宋晓两人出了义城,行至一个热闹的小镇。他们走在小镇街上,他们居然看见了已逝的金光瑶,晓星尘曾在金粼台见过他一面,宋岚也在义城见到过他来找薛洋。在路上宋岚告诉了晓星尘近来发生的一些大事,晓星尘知道金光瑶已死,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现在与他们前几次见面大不相同了,没了金星雪浪袍,没了眉间一点朱砂痣,也没了那假笑,只不过他身边多了两个人,一个黑衣马尾,大概七岁大的孩子,与一名抱着这孩子的白衣女子。孩子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,与金光瑶说笑。那孩子笑起来,露出的小虎牙样子像极了薛洋。


晓薛同人 一

第一次写文,文笔渣,可能ooc,内有私设。主cp是晓薛、聂瑶,可能还有一点忘羡。不喜勿喷。

正文

        薛洋在义城与魏无羡一战后,断一臂,丢了锁灵囊,已心如死灰。当金光瑶见到他时,少年目光涣散,没了平时小流氓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成美。”金光瑶叫了他一声,薛洋没搭理他,他的脑中回荡着魏无羡说的那句你不配。金光瑶看着薛洋,他一反常态今天没有因为成美而与他吵闹,金光瑶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叹了口气,然后说:“成美,你就在这好好待着,我改日再来看你。”说罢,薛洋仍是没理他。他也不在乎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几日,薛洋在金光瑶给他安排的住处待着,什么也不做一直在发呆。但金光瑶安排了人照顾他的日常生活起居,所以不至于饿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,薛洋得了消息,金光瑶死了,被他那好大哥掐死,一起被封在棺材里。薛洋听了,心中一阵悲凉,虽说他和金光瑶是互相利用,但两人相处这么长时间了,也算是恶友了,也是有深厚的感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矮子,真可怜,你那么喜欢那个聂大傻,最后,人家死也没放过你,真是可悲。可是你死了我就没有挚友了呢。”这是薛洋这些天来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金光瑶是挺可怜的,但我认为你也没好到那去。”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,登时一红衣女子打开门,走到薛洋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抬起头,看了眼面前这女子,红衣如枫,肌肤如雪,白齿朱唇,当世间一绝色。但薛洋没心情去欣赏这等美人,“有事?没事别来烦你薛爷爷。”薛洋没好气地说。女子听他这番言论,也不恼,问道“薛公子可想复活晓道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薛洋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来帮公子的人,公子你只需回答想或不想。”女子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,那你也帮我复活小矮子,再把宋岚变回人,再送小瞎子去轮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那就要麻烦一薛公子了。”